• <option id="ggwqy"><rt id="ggwqy"></rt></option>
    <wbr id="ggwqy"></wbr>
  • <blockquote id="ggwqy"><legend id="ggwqy"></legend></blockquote>
    <legend id="ggwqy"><noscript id="ggwqy"></noscript></legend>
  • <nav id="ggwqy"><source id="ggwqy"></source></nav>
  • <strong id="ggwqy"></strong>
    <legend id="ggwqy"></legend>
  • <rt id="ggwqy"></rt>
    案例點評
    現在回想起來覺得那時自己傻可愛
    發布于:2017/9/20 8:54:35

    昨晚臨睡前,接到一個陌生的來電顯示。號碼的歸屬地是上海。自他離開后,我已多年不曾與上海那邊的人聯系過了?粗謾C屏幕上閃爍著的陌生號碼,我向左劃了拒聽鍵。上海偵探我沒有關機,只是鎖屏后把手機擱在床頭柜上。從八年前和他在一起后,我的手機在夜里從沒關過機。

    現在回想起來覺得那時的自己傻的可愛

    有時為了等他的一聲晚安,有時為了在睡覺前能聽他給我唱安眠曲。我們認識了三年,在一起處了一年,他離開了兩年。無論是在一起的那一年,還是他離開后的兩年,我依舊保持著這個習慣:晚上睡覺時不關機。

    習慣真的是一個可怕的東西。一個習慣的養成,不論好壞,只需一個月的時間;但一經養成后,若想改掉,需要花上比一個月多n倍的時間。

    我剛把手機放好,準備鉆進被窩,熟悉的鈴聲又再次響起。床頭柜上的手機在振動,從里面傳出來的鈴聲,不依不饒的縈繞在漆黑的房間里,劃破寂靜的黑夜。

    還是那個陌生的號碼,歸屬地還是上海。是他回來了嗎?兩年了,他終于舍得回來了嗎?我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劃下了接聽鍵。電話那頭的人似乎松了一口氣。阿云?

    真的是他!一別經年,他的聲音還一如從前。還是那么低醇、悅耳,還是一句簡單的稱呼就能成功撩動我的心弦。

    我的手在顫抖。我盡力平息著自己的呼吸。生怕流露出一絲絲的思念被他察覺。

    阿云?是你嗎?是我。阿云,我回來了。周末我們見一面,好嗎?我給你訂機票,或者我去廣東找你。你別來,我也不會去上海。我周末沒空,要跟老板去外地出差。

    我壓下心頭瘋狂增長的想念,告訴他我不會去見他,也讓他別來找我。自兩年前他聽從家里的安排,為了所謂的前程而選擇和我分手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們之間沒有結局,更沒有未來了。

    他不告而別的這兩年,有關他的一切,都成了我的禁忌。我身邊所有人都不敢在我面前提起與他任何相關的事。我也把我們在一起一年的點點滴滴,永遠封存在心底。那些被封鎖起來的回憶,別人不敢輕易去觸碰,我亦不愿解鎖。

    但每個夜深人靜時,我總會翻箱倒柜把它們釋放出來。讓它們陪我在無眠的夜一起狂歡,一起沒落。

    三年前,我們都是即將離開大學的畢業生。初識時,我們都在大四。他學的是服裝設計專業,我學的是動漫設計專業。是他先追的我。我向來都認為自己是一個挺淡薄的人。無論是對人還是對事,都很少有可以打動我的。但他的堅持卻打破了我所有的矜持與被動。

    大四一整個學年下來,我都不曾為起的晚會沒有早餐吃而擔憂,因為他每天帶的早餐都有我的一份;我也無需擔心因晚上睡覺前忘記設鬧鐘而導致第二天早上遲到,因為每天早上他都會給我打電話,跟我說早安,然后提醒我離第一節課上課時間還有半小時。

    我記性不好,總會丟三落四。他每回都跟在我后面叮囑我:明天天氣預報說會下雨,出門時記得把雨傘放在包里。

    或者是:你上次不是說你朋友下周過生日嗎?禮物準備好了嗎?需要我陪你出去逛逛嗎?嗯,和他在一起的那一年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不用我操心。有他在身邊,再大的難題都能輕輕搞定。那時候我常想,要是他能永遠陪著我,那該多好!現在回想起來,真心覺得那時的自己,傻的可愛。以為一次戀愛,一次牽手,就能攜手白頭,相伴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