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ion id="ggwqy"><rt id="ggwqy"></rt></option>
    <wbr id="ggwqy"></wbr>
  • <blockquote id="ggwqy"><legend id="ggwqy"></legend></blockquote>
    <legend id="ggwqy"><noscript id="ggwqy"></noscript></legend>
  • <nav id="ggwqy"><source id="ggwqy"></source></nav>
  • <strong id="ggwqy"></strong>
    <legend id="ggwqy"></legend>
  • <rt id="ggwqy"></rt>
    案例點評
    上海偵探女孩婚前可不可以有性行為
    發布于:2017/9/18 15:28:38

    前段時間,有網友來信向我咨詢她所面臨的情感困惑,那就是一個女生,在婚前可不可以跟戀人上床?其實,對于這類問題,很難有標準的答案,關鍵一點是要看你遇到的那個男人是不是真心愛你,上海偵探是不是值得你對他的真心付出,并且,是不是真正的以結婚為目的的真心戀愛?如果不符合以上三點,我覺得女生還是應該慎重一點比較好,假如遇到了渣男可以坑害了自己的一生幸福。

    上海私人偵探女孩婚前可不可以有性行為呢

    故事的內容是這樣的,希望看到的女生們能夠從中悟出一些道理來:柳出身于傳統世家,父母親都是大學老師,而祖上曾經是當地有名的大地主,從小,柳就受到一系列的家規教育,讓柳的思想變得很傳統也很保守,就算是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了,就算是身處在性越來越開放的年代,就算是面臨大學里同居成風的環境,可柳還是完全不能接受婚前性行為。

    然而,柳的這種堅持往往也會被男朋友看成是異類,或是看成在掩飾身體某些部位存在的缺陷,甚至被看成是不愛男朋友的具體表現。

    經朋友介紹,柳認識了一位公務員張,比柳大三歲,初次見面是在柳的家里,頭一次教張彈鋼琴,張挺開心的,兩人似乎挺談得來,張說喜歡柳,說是想跟柳交往,柳也不討厭他,于是,兩人開始正式交往。

    前幾天,張生病在家臥床休息,打來電話,讓柳去陪陪他。兩人戀愛三個月,作為張的女朋友,柳感到自己應該去陪他。由于兩人不在同一區,坐地鐵和倒公交車需要一個多小時,接到電話又已經是下午快臨近下班時間,而且,柳知道去了很有可能會回不來,但是,柳還是去了,只是在在公交車站附近柳先預訂了酒店房間,依柳家那種非常傳統的家教禮數,男女是絕對會授受不清的,婚前是絕對不能同居更不能發生性關系的。

    柳陪著張,給他做飯,幫他清洗臟衣服,幫他打掃房間,吃過晚飯還陪他聊天,然后,由張送柳回到了酒店,可是,很晚了,張仍然沒有想走的意思,柳又不好明著說讓張走,或是直接趕張走,就說自己累了,明天一早還要趕回去上班,想休息了,可張仍然沒有想走的意思,而柳也實在是太困了,于是,就不再理他,自己和衣倒頭就睡著了。

    凌晨一點多,柳感覺到有人在拉她的手,睜開眼睛發現張仍然拉著自己的手看著自己就嚇了一大跳,讓他趕緊回家?蓮埲匀皇呛軠厝岬刈诖睬,用手摩擦著柳的手,柳知道張想干什么,就告訴張,自己很愛他,但會用自己的方式來愛他,特別是生病還沒有徹底康復的時候,還是應該回去好好休息。然而,張卻想上床跟柳愛愛,于是,柳又一次很明確地告訴張,自己不愿意在婚前發生點什么,可是,似乎張并不能理解,還說柳落伍了,跟不上潮流了,柳回擊了張一句,那就讓我落伍好了,在這個問題上,我寧愿落伍。后來,張竟然說柳不正常,像柳這樣的女孩實在是沒有見過,張說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接受而拂袖而去。

    柳感到很委屈,把自己的處女之身留到新婚之夜難道就錯了嗎?更何況跟張只談了三個月的戀愛,怎么可以睡到一起了呢?看到張拂袖而去的樣子,柳也很生氣,假如就為了這個而分開,那么,分就分吧,這也沒有什么,一個不懂得尊重別人的男人根本就不值得自己去愛。再說了,柳感到自己有自己戀愛的原則,她只是想把自己的初夜和第一次留給那個為自己披上婚紗的男人,一個懂得尊重自己和愛惜自己的男人。

    其實,柳當時很想說服張,很想讓張知道自己會用自己的方式來表達愛他,想告訴張,婚前沒有性行為也一樣會很快樂,可是,柳的語言表達能力不及張,而張又在惱羞成怒的情緒控制中,于是,柳看著他摔門而去。

    在柳的眼中,過去的張留給自己的印象是比一般的男孩更成熟一點,更加理智一些,也更能體諒別人一些,然而,就在這個問題上兩人似乎存在著無法溝通的觀念,現在,張離開了柳也沒有了睡意,一直坐到了天亮。早晨結帳,發現張一個人坐在酒店大堂里等著送我上班,柳突然又感到很感動也很心疼,可柳不想表現出屈服而失守自己的原則。

    張開車送柳上班的路上,兩人什么話都沒有說,柳也不知道說什么?看到了張眼中從來沒有過的冷漠,柳感到內心很難過,真的像他所說的是不正常嗎?心想自己堅持原則要把處女之身留到新婚之夜難道是錯了嗎?假如能夠共同走進結婚禮堂,自己把初夜獻給不就是一個遲早的事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