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ion id="ggwqy"><rt id="ggwqy"></rt></option>
    <wbr id="ggwqy"></wbr>
  • <blockquote id="ggwqy"><legend id="ggwqy"></legend></blockquote>
    <legend id="ggwqy"><noscript id="ggwqy"></noscript></legend>
  • <nav id="ggwqy"><source id="ggwqy"></source></nav>
  • <strong id="ggwqy"></strong>
    <legend id="ggwqy"></legend>
  • <rt id="ggwqy"></rt>
    案例點評
    他為櫻花雨保時捷可以兌現利益而表現嗎
    發布于:2017/6/19 8:49:21

    韓老師的同居小基友最近有點怪:每天晚上抱著手機好像在視頻,而且跟不同的男女視頻,不過后來仔細一看不對:因為從來沒有聽見過小基友講話!上海偵探都是對方一直在說:我今天用了什么牌子的口紅,是今年最流行的色號哦。我頭發就是這個樣子啊,不用吹干就有這個效果。我丑怎么了,我丑你不也還在看我。

    他為櫻花雨保時捷可以兌現的利益而表現嗎

    謝謝寶寶的櫻花雨。寶寶再送我一輛保時捷唄。

    哇哦,韓老師終于發現原來對方在視頻直播!直播吃飯,直播上班,直播唱歌,直播罵人,直播上廁所。

    嚴肅正經的韓老師忍不住問小基友:請問你關注的點是什么?對方長得也沒有很帥很美,生活也是很日常,這樣眼巴巴看別人的生活,有這個必要嗎?

    然而,小基友始終沒有看韓老師一眼,一直盯著她屏幕上的寶寶笑瞇瞇看著

    韓老師只好問了度娘:這款直播APP是目前第一大視頻直播軟件,它成功的部分原因之一是兇猛的推廣和應用市場排名優化,還有就是超越AlphGo的黑科技讓機器成為粉絲,當你直播的時候,DeepLearning的機器人,會迅速加入你的粉絲團,為你鼓掌,為你歡呼。

    聽上去很酷對不對,可是仔細想想又很不解:觀眾為什么如此癡迷他人的直播表演?主播們也僅僅是為了櫻花雨保時捷這些可以兌現的利益而表現嗎?

    一、窺探調戲:反正你看不見我

    小基友其實并沒有完全冷落韓老師啦,小基友上廁所的時候還是告訴了韓老師答案:她最近關注最多的主播是她的前任!韓老師八卦的心又騷動了:對方知不知道你是誰?小基友甩來一個白眼:當然不知道。便留韓老師一個人石化在原地。

    馬斯洛認為,人和動物都有積極探索環境的需要,對神秘的、未知的、不可測的事物心馳神往。當代人在現實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的精神交流越來越少,當把關注點放在一個離自己很遠的主播身上的時候,這種對他人的窺探是安全的,因為對方不知道你是誰,但是對方卻把自己曝光在直播間中,告訴你他的生活,也會給你回應。你不再是你現實層面的樣子:你可以扮土豪,也可以肆意發泄,更可以大吐苦水甚至對主播進行調戲。

    弗洛伊德老爺子很早就說過:在窺探的過程中,人們宣泄了個人欲望,進行了個人保護,甚至會形成一種動力,實現個人成長。

    二、這是一種收益更快的自我滿足

    好奇寶寶韓老師也下載了APP,然后走上了一條不歸路:時不時對主播寶寶點亮,偶爾大方贈送櫻花雨、郵輪還有保時捷。

    此刻,韓老師向對方發出信息:我是認同你的,認同你的美你的言論你的歌聲你的行為。而認同對方的背后其實是對自己的認同:通過他人的生活來實現對自己的肯定,了解自己的喜好,更加清楚我是誰,盡可能獲得一種歸屬感。各路主播就像一面鏡子,照出了我們自己的模樣和內心。

    同時,對方的接納與反駁其實都會讓我們感受到自己的能量:哇哦,他在和我互動,他回答我的問題了,他在感謝我。這些都讓人們開始感受到自己和一個公眾人物的互動,似乎自己從最初默默無聞自我封閉的那個突然變得強大到可以影響他人,甚至可以喚起公眾人物的回應,這是一種和現實中追星相比,成本更低收益更快的認同滿足和自我實現的過程,何樂而不為呢?

    美國心理學家詹姆斯也認為自我是一種社會結構,關注人與外界之間交往背景下產生的社會性自我。也就是,我們通過與社會、他人的互動來確認、定義我是誰。

    三、一邊崇拜偶像,一邊比較自己

    漸漸地,韓老師有了新的發現:原來那些火得一塌糊涂的某客主播們,不僅僅有那些大咖和網紅,也有各種奇葩素人甚至靠丑上位而排名靠前。

    95后或00后關注那些直播明星,就能夠讓自己體會線上和偶像近距離接觸的感受。

    而補償心理是人們為了克服在適應社會的過程中所遇到的偏差,通過接納外界事物審美特效和自我調節彌補心理的空缺,使得心理生理由失衡達到平衡與和諧。

    這就能夠解釋為什么有些觀眾在觀看素人主播吃面條時,會感慨一聲:原來今天中午不止我一個人吃面條,而且我還比她多了兩片菜葉;聽主播唱歌的可能會發現:還不如我唱得好,換我肯定更火吧。

    如此一來,主播和觀眾之間建立了一種平等交流的機制,崇拜之情慢慢變成了相似的人的關注之情,甚至可以借此發泄自己的郁悶,疏通自己一些不愉快的經歷。

    四、做直播的人生有什么意義

    漸漸地,韓老師還發現,主播寶寶們不僅僅是為了通過直播賺錢買包包。因為他們還會直播很奇葩的內容:直播自己哭,甚至直播失戀分手。在這個過程中,陌生人的關注不再僅僅是一個普通觀眾的角色,而是一個更好的支持者。

    那些觀眾不多的素人主播,任何時刻直播時都會秒進幾十個人,這是因為規則設定產生的機器人。而如果你碰巧是女主播,有可能還進來兩個活人粉絲,這和過去的YY或者聊天室一樣,讓人感受到被陪伴。

    而這些活人觀眾,不會要求對方脫衣服跳艷舞,只是無聊地看著(韓老師小基友就是這種)。大家只是空虛寂寞無聊的時候想看看其他人在干什么,不過人也確實夠無聊,什么事都沒有做,刷刷評論送送禮,兩三個小時過去了?瓷先ケ舜巳松紱]有改變什么,但是在這兩三個小時中,彼此做到了陪伴。

    陪伴有多重要呢?

    這里想起來心理咨詢中一個經典的故事:一個老爺爺老伴兒去世了,隔壁小男孩這一天很晚回到家告訴媽媽:他今天去安慰了老爺爺。媽媽很吃驚:作為成年人,她都不知道如何讓老人減少喪偶的傷痛,于是問小男孩做了什么。孩子說:我什么都沒有做,我只是趴在他的膝蓋上,陪著他哭了一會兒。

    在觀看直播的過程中,小基友們何嘗不是做到了這樣的共情呢:透過你的眼睛,去看你的世界。

    愿你我都可以像小男孩那樣,在觀看直播的過程中:試著去懂得對方的快樂和悲傷,但不指手畫腳;欣賞對方的美與丑好與壞,但不期望對方變成自己期待的樣子。